李富春在弥留之际,唯一放心不下的人是周恩来:他的病情怎么样

浏览:4559   发布时间: 08月24日

引言

李富春和周恩来的友情,一共长达半个世纪。从旅法勤工俭学开始,他们先后革命和长征路上并肩奋斗。

新中国建立后,两人一同主持了经济建设工作,两人相互支持和敬重,肝胆相照,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图|周恩来夫妇和李富春夫妇在一起

01 周恩来和李富春的法兰西岁月

1950年,新中国成立一年后,毛泽东作出了出访苏联的重大决定。1月10日,应毛泽东的请求,周恩来决定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乘坐火车来到莫斯科,与苏联政府谈判。

很巧的是,李富春也是中国代表团的其中一员。这时,李富春已经是东北党政军的二把手。担任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共中央东北副书记、东北军区副政委。

这次周恩来赴莫斯科,李富春便跟着一起去了,主要和苏联援助东北项目的谈判有关,对于李富春,周恩来非常信任和了解。

早年间,李富春在赴法勤工俭学,先后当过司机、开过火车。青年时期的生活经历,让他对现代工业的了解要比一般人要深刻。

在东北工作期间,李富春先后领导了东北的工业建设和恢复工作,还制定了东北第一个国民经济计划,有先进的管理和领导经验,对经济和现代工业交通了解的多。

而周恩来和李富春之间的友情,则也要追溯到他们在法国勤工俭学的这段时间。

图|1924年,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法支部成员在巴黎合影,一排左四为周恩来,一排右四为李富春。

1921年开始,国内迅速开展了留法运动。和许多青年一样,李富春由于家境贫寒,无力上学。当他听说前往法国勤工俭学可以达到升学的目的,便想方设法走上这条道路。

1919年10月31日,年仅19岁的李富春乘坐法国邮轮“宝勒茄号”从上海启程,踏上前往法国的道路。

和大部分勤工俭学的学生一样,李富春是怀着“工学主义”的理想来到法国的。1920年2月,李富春便和李林、李维汉等人组成了“勤工俭学励进会”,后改为“工学世界社”。

在李富春抵达法国一年后,周恩来于1920年12月作为华发教育会组织的15届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来到法国马赛港,正式开始了旅欧生涯。

正是由于这次赴法勤工俭学的经历,周恩来和李富春这对革命战友,便在法国有了共同的人生交集。

图|赴法留学生在马赛

1920年,北洋政府出让铁路“筑路权”,与法国秘密购买军火和协商借款。没多久,法国各大报纸上便披露了这件事,并在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中掀起了波澜。

周恩来赶紧和“公学世界社”的袁子贞迅速联络旅欧华人团体,组织建立了反对借款委员会,发表了《拒款通告》。

6月30日,法国华人各大团体在巴黎哲人厅组织300多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大会。会上,他们宣读华人团体的100多封抗议函。

终于,法国政府抵挡不住社会的舆论,被迫暂时结束借款的商谈活动。这场斗争中,李富春一直和“工学合作社”的同志们站在一起,始终处在斗争的最前面。

正式这次“拒款斗争“,成为李富春和周恩来友谊和革命的起点。

在和当局的多次斗争中,李富春和周恩来认真总结了经验和教训,深刻认识到了建立一个严格的战斗共产主义组织的必要性。

图|李富春照片

1921年,周恩来、赵世炎联络李富春、王若飞等勤工俭学中的优秀青年,商议建立旅欧共产组织。

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和酝酿。1921年6月下旬,正式成立了旅欧共产主义小组,而这个小组成为中国共产党8个发起组之一。

1922年,留法的进步青年建立旅欧共产党。第二年,又改名为旅游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这一组织后,最重要的一个任务,那就是组织青年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

为了尽量配合这项工作,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于8月1日创办了名为《少年》的刊物。李富春、周恩来、邓小平不仅要负责撰写文章,还要担任编辑,编辑部就在周恩来居住的地方,这里同时还是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的办公处。

就在这间狭小又简陋的公寓里,李富春和周恩来这些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来,即便条件非常艰苦,白天做工,晚上通宵干活。

据蔡畅回忆:邓小平和李富春是白天做工,晚上搞党的工作,而周恩来同志则完全脱产。

1924年2月,《少年》改组,成为《赤光》半月刊。不久,以李潢、曾琦为首的国家主义派组织青年党对中国共产党发起攻击,对国共统一战线表示反对。

图|《少年》杂志

图|《赤光》杂志

以周恩来、李富春为首的几人便迅速组织起来,先后在《赤光》杂志上发表文章予以驳斥,揭露国家主义派名为爱国、实为卖国的本质。

正是在法兰西的这段岁月,李富春和周恩来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共同确立了社会主义信仰,以昂扬的斗志书写了青春岁月。

02 李富春和周恩来的回国岁月

1924年召开国民党一大后,国共面临着新的形势。而广州便成为了国民革命运动的中心,急需大批干部,党中央便决定派李富春和蔡畅来广东工作。

1925年8月20日,李富春和蔡畅乘坐轮船来到广州。当时,广州正在全城戒严,全部外来的船只都被拦在城外。

直到第二天全城实行戒严后,李富春和蔡畅才顺利上岸进城。原来,就在当天,国民党左派廖仲恺在国民党党中央部门门前被惨残忍杀害了。

图|李富春与蔡畅

李富春抵达中央广东区委后,在这里见到了曾经一起在法国勤工俭学的周恩来和陈延年。对于李富春的到来,他们感到非常激动和高兴。

周恩来比李富春回国要早一年,回到广州后担任中共广东军委委员长兼宣传部长。不久,又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

1925年初,由于国民政府东征,周恩来难以兼顾中共广东区委全面工作,便让陈延年接替了他的职务,他便集中力量领导军事工作,担任军事部部长。

李富春来到广州后,先是担任了中共广东军委军事委员会委员,后来又以国民党身份加入了国民革命军。

在国民革命军中,李富春和周恩来分别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一、第二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工作稳定后,李富春和蔡畅住在距离广东区委很近的文德东路文德里。很巧的是,周恩来和妻子邓颖超也住在这里。因此,两家人的关系十分密切。

图|国民革命军

对于共产党来说,究竟应该如何改造军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周恩来和李富春上任不久,便开始着手加强军队政治工作制度,加强官兵的思想政治教育。

为此,李富春专门选派了一批进步青年、共青团员、共产党员从事宣传和党务工作,并在二军的军、师建立了秘密组织,培养共产党员。

在李富春的领导和带动下,二军的政治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军队的整体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于他表现比较突出,还得到了周恩来的表扬。

正当北伐工作开展的如火如荼之际,蒋介石和国民党人于1926年3月20日,策划了历史上著名的“中山舰事件”。

当时,周恩来正在广州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毛泽东知道此事后,便来到李富春居住的地方,几人共同商讨关于应该如何应对蒋介石的办法。

图|周恩来与李富春

对于此事,李富春的态度很明确,他主张对蒋介石进行反击。最终,他们一致决定:在国民革命军第六军中,除了一军的5个军长和蒋介石外,其余的政府骨干基本上都是共产党员。

根据这种情况,他们便提出:以叶挺独立团为主,联合国民党左派和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对蒋介石给予打击。

但中共中央并没有采纳他们的意见,而是采取了妥协退让的方针,导致蒋介石等人的国民党反动派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策划了震惊中外的反革命政变。7月15日,蒋介石和汪精卫合流,公开叛变了反革命。

中共中央为了保存实力,便决定将国民党军队中的共产党人全部撤出。由于李富春是国民党通缉的重要人物,他只能被迫转入地下工作。

图|李富春和蔡畅

03 李富春保护周恩来过草地

不久,周恩来和李富春、贺龙、叶挺等人,于8月1日发起了南昌起义,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1934年,李富春从自己工作了将近三年的江西省委离开,来到中央临时根据地瑞金。大概,红军正值第四次反围剿失败,中央任命李富春担任总政治部副主任代行主任的职务。

反围剿失败后,中央作出了长征的决策。1935年,中共中央召开遵义会议。在这个我党面临生死攸关的重要关头,李富春坚定地站在毛泽东和周恩来这边,坚定支持党中央的政治、军事、思想路线。

1935年8月4日到6日,中共中央在毛尔盖沙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研究和讨论了红军面临的任务和当时的形势。这次会议,决定周恩来和李富春再次搭档,两人共同肩负起领导红一军团发展和生存的重任。

8月20日,中共中央决定在毛尔盖举行政治局会议。会议召开当天,李富春和周恩来联名发出决定进行洮夏战役。

图|红军在进行长征

为了执行这一计划,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混合编队,分为左、右两路军。不久,中央调任李富春来到三军团担任政委。

在长征过程中,周恩来负责军委的主要责任,工作任务相当繁重,由于长时间的身体劳累,加上营养不良和自然环境恶劣,连续好几天高烧不退,吃不下饭。

经医生检查,周恩来患上了肝炎。但由于长时间没有接受治疗,现已经发展肝脓肿,急需要排脓。由于当时的环境有限,只能由战士从附近的山上取来冰块敷在肝部,用局部冷冻的这种方法来降低体温,控制病情的蔓延。

8月21日,右路军决定要过草地,李富春跟着第三军团殿后。而此时,周恩来也在这支队伍中间。这时,他的病情虽然已经有了明显好转,但身体依旧非常虚弱,甚至在平地上行走都很困难。

当时的环境下,从毛尔盖走到班佑需要经过长达数百里的茫茫草地,遍地都是泥沼,不小心踩进去很难拔出来。

为了保证周恩来能安全从草地上通过,李富春和彭德怀等第三军团的指挥员决定组织一个担架队,护送他顺利走出草地。

图|分别为周恩来、毛泽东、朱德

途中,李富春非常关心周恩来。在行军路上,经常跟着周恩来的担架走,还时不时叮嘱担架的战士小心一些。经过长达六天六夜的行军,李富春和三军团的战士终于成功走出草地。

正是在李富春、陈赓、彭德怀这些人的关心和照顾下,周恩来的身体竟然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好多了。

04 周恩来和李富春在苏联

列车一路朝苏联前进,周恩来和他率领的代表团不辞辛劳,开始准备谈判前的准备工作。1月20日,他们抵达莫斯科后,便赶紧来到毛泽东的住所研究中苏会谈的相关问题。

1月22日晚上,会谈正式开始。在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李富春等人的努力下,终于形成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这次出访苏联,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的一次重大外交活动。

在此期间,李富春不仅协助周恩来参与了条约以及相关协定的谈判。在中央贸易部长因病不能出席的情况之下,李富春还主持了中苏贸易的谈判。

图|李富春等人在苏联

2月17日,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乘坐专列从莫斯科离开。2月17日,毛泽东和周恩来从莫斯科离开后,李富春也没有随行,他则留在莫斯科主持中苏谈判还尚未解决的问题。

正当李富春在莫斯科负责中苏贸易谈判之际,中央决定于1950年4月11日任命李富春担任财政财经委员会副主任、政务院政务委员,接替陈云担任重工业部长。

4月19日,中苏两国政府代表签订了《中苏贸易协定》。不久,李富春从莫斯科离开回到祖国。

回到东北后,李富春便迅速完成了交接工作回到中央,为大规模展开工作做准备工作。

1952年下半年,国民经济的恢复工作也开展的比较顺利。从1953年开始,我国决定开展第一个五年计划。

在周恩来总理的提议下,准备成立五年计划编制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主要是周恩来、陈云、李富春等人,专门负责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编制。

而周恩来和李富春这位老战友,再一次并肩战斗,为新中国的经济发光发热。

图|李富春在工作

1953年8月,中央政府组成代表团再次出访苏联,以周恩来为首席代表,陈云、张闻天、李富春、粟裕为代表。

这次,中国代表团的主要任务是将五年计划的草案和苏联交换意见,以争取苏联方面的援助。

抵达莫斯科后,李富春和陈云便一同协助周恩来和苏联政府进行秘密会谈,还和国内中财委保持密切联系,通报会谈的相关情况,及时传达周恩来的指示。

周恩来和陈云在苏联一共待了一个多月,在安排好代表团和苏联谈判方针和议程后,便从莫斯科回到祖国了。

在此后的十个多月中,一直是李富春率领中国代表团继续和苏联政府的相关领导,共同商讨有关部门关于苏联援助的具体项目。

1953年3月,在社会主义国家内发生了一件大事:斯大林去世了。中方知道这一消息,便率领中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参加斯大林的葬礼。

图|周恩来与蔡畅夫妇在郊外散步

3月10日到11日,李富春抽时间和周恩来汇报了近几个月内,中苏双方近几个月内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轮廓等问题的商讨情况。

根据我国的现实状况和商谈的情况,李富春分析了五年计划草案中需要改进的意见和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制定一五计划的条件,并对中央财委、国家计委提出了一些意见。

对于李富春的这些意见,周恩来非常重视,他认为这些意见对于改进计划工作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同年4月,李富春为代表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在周恩来的坚强领导下,和苏联方面进行了反复磋商和研究,双方在援助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大项目上取得了一致意见,基本上已经具备了签订协定的条件。

5月15日,作为中国方面的全权代表,李富春正式在《关于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政府援助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盟政府发展中国国民经济的协定》上正式签字。

在周恩来和中央的领导下,李富春圆满完成了中央交给他的任务。

05 李富春病逝,周恩来带病参加追悼会

此后,李富春在周恩来的领导下继续在国家的经济战线上奋斗着,先后主持编制了二五计划、三五计划,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绘制蓝图,为新中国的发展和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1966年,身为国家领导人富春失去了为人民工作权利的同时,甚至连日常生活也得不到保障。

在中南海居住的这段时期,李富春的警卫员在食堂时遇到在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位工作人员询问:“怎么样?”

警卫员以为问的是自己,便有些生气的说道:“不怎么样!”

这位工作人员请他仔细谈谈,警卫员生气的说道:“如今的天气这么冷,暖气也不热。李富春在家里只能穿着棉大衣看书。我们找了管理部门反映情况,几天了还没有人修。”

这位工作人员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知周恩来,没想到周恩来气愤地说道:“他们怎么能这样,你赶紧告诉杨德中,让他赶紧去办。”

图|毛泽东与李富春等人

杨德中知道情况后也很生气,连忙指示相关部门迅速修理。第二天,李富春警卫找到周恩来的工作人员说:“终于有工人来修暖气了,这是管道出了问题,早知道我提前和你说了。”

这位工作人员笑着说道:“我哪里有这么大的能力,还是因为周总理过问了这件事。”

1975年1月1日,75岁高龄的李富春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征程。在他人生的弥留之际,有一个人最放心不下,那就是周恩来。

他对身边的人说:“不知道周恩来的健康状况如何,我很担心他的病情,希望不要继续恶化。”毕竟中国的经济建设离不开周恩来,更别说是当时的特殊时期。

1月15日,人民大会堂为李富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当时,周恩来已经疾病缠身。但他还是不顾医院人员的劝说,专门从医院赶到人民大会堂,亲自为自己的老战友主持追悼会。

图|周恩来在李富春的追悼会上

蔡畅看到周恩来还是来了,便关切又激动地问:“总理,你怎么来了,不是....”

周恩来动情地说道:“我怎么能不来呢?即便是病得再厉害,我也要来,毕竟我们可是50多年的老战友啊!”

在场的人听到周恩来的一席话,无不动容,都为两人之间的友情感动不已。

主营产品:合成胶粘剂,特殊表面活性剂